当前日期:
 当前位置:首页 > 科学研究 > 内容展示

广西急性中毒防控研究

日期:2017-09-21 07:30:58  来源:广西工人医院  点击:
随着我国社会的快速发展,广西各地人群的构成特性也与国内其他地区一样,正在发生着巨大变化,其特点:(1)人群流动性变化在急剧加快,(2)集聚性的人群数量在快速增长,(3)人们的生活、生产方式也在不断变化。这些社会变化特点势必导致人们接触各种各样的有毒物品也在普遍性的增加,接触机会也在与日俱增;而人群的自我防毒意识与技能的提高,则跟不上社会发展的需要。这是导致当前或许一个较长时期内急性中毒发生急剧增加的一个重要原因。因此,研究这样一个特殊时期内地区性急性中毒发生特点,及其防控救援问题,应是维护地区社会稳定发展中的一个不可忽视的课题。
据国家相关部门的统计,我国近年来的急性中毒发病城镇为18/10万、农村69.22/10万(近年广西的调查结果为94.5/10万),死亡率位居各种死因第五位,并且在逐年增多。国家已将之列入突发公共卫生应急管理重要内容,自1999年以来发布60多个法律法规、文件、规定等,要求各地加强防控。世界卫生组织已将其列为威胁人类健康的主要疾病之一。因此,加强急性中毒防控救援研究已是国家疾病防控的重要战略之一。

一、依据国内外研究现状,创立了全新调查研究思路

综合国内外关于急性中毒的调查研究,除了分析中毒人群性别、年龄、学历、职业构成,发生中毒地点、途径、原因,各地中毒毒物特点与中毒救治等内容之外,在研究方式、方法、内容方面,存在8方面的缺陷:(1)未见大范围地区性的调查,(2)未见内容完整的全面性调查,(3)未见系统性地调查研究,(4)未见急性中毒发病动态性分析,(5)未见地区性毒物体系构成特点分析,(6)未见市、县、乡中毒救治效果比较,(7)未见地区性的综合性防控救援研究,(8)未见地区性的急性中毒防控救援效果评价。
为了研究广西急性中毒发生发展、防控救援等各方面特点,研制针对性防控救援综合性方案;并针对各地需要,研究相应解决办法,以达有效控制广西当前急性中毒危害。综合试点调查经验、文献报道结果、社会发展特点、相关专家经验、急性中毒发生过程、相关资料分析结论6方面,提出了8个急性中毒调查研究新理念,包括调查阶段2个:“大范围深入农村调查、建立指标体系全面调查”;分析阶段5个:“中毒发病动态分析、中毒毒物动态分析、地区毒物体系构成研究、距离与条件影响救治效果分析、急性中毒系统分类分析”;研究阶段1个:“防救管三合一研究”。在广西的急性中毒调查、分析、研究整个过程中建立了一套全新的思路。

二、为开展大范围调查研究,创立了较完整的指标体系

为了实现本项目研究设想,在新理念指导下,采用3种方式创立了一套较完整的调查研究指标,(1)直接引用国内外文献报道的分类指标7类27个,包括:中毒人群的性别、学历、毒物构成,中毒途径与中毒地点分类,及其中毒程度分级与救治中毒效果分类7个方面。(2)通过引用文献报道并结合调查发现作创新分类指标6类28个,包括:社会人群构成特点的年龄分组、职业、中毒原因、中毒地点、中毒发生地区、中毒救治方法分类6个方面。(3)根据调查发现的急性中毒发生发展特点,自行设计的分类指标8类28个,包括:中毒时间、中毒方式与城乡毒物分组,还包括毒物的中毒发病分组、毒物动态变化速度分析、毒物动态变化方式分类、中毒流行病学分析、中毒现场处置方法分类,共8个方面。共建立广西急性中毒调查研究指标体系达23类95个,为广西急性中毒的全面调查奠定了基础。

三、为全面分析广西急性中毒特点,创立了系统分类分析法

在建立调查研究新理念与指标体系后,按照设想在广西各市设立了市、县、乡3类调查点,并按照设计方案作了63家医疗单位在2005~2009年间的6015例各类住院急性中毒病例调查,收集了571425个数据,并建立了分析数据库。
为了全面分析广西急性中毒发病特点,在调查资料的分析中,创立了系统分类分析法,将调查资料分类为:“中毒人群、中毒过程、中毒毒物、中毒流行病学、中毒救治、中毒防控”6方面;同时采用“分类分析、动态分析、系统分类分析、对比分析、分布趋势分析、综合分析与逻辑推理分析”7种方法,对调查资料作了23个专题152个内容分析研究。

四、为研制防控救援方案,综合提炼了各类中毒特点

通过对152个分析内容的综合提炼,总结了广西急性中毒31个问题,并进一步归纳为26项结论,这些结论包括:
结论1:广西以高素质人群中毒发病为多
据中毒人群的年龄分组:以就业年龄人群中毒发病(占68.84%)是未就业年龄(20.95%)与老年人群(10.20%)合计数(31.15%)的2.21倍;学历分组:以中学以上学历者 (53.42%)高于小学以下学历者(46.59%)。
结论2:各年龄中毒人群的主要中毒原因与毒物不相同
据各年龄组中毒人群的主要中毒原因与各中毒原因的主要毒物分析,<19岁组以植物类毒物(占同类毒物各种中毒原因合计病例数的70.36%)所致误食性中毒(占同龄组总病例数的42.65%)为主;20-35岁组以农药类(占同类毒物各种中毒原因合计病例数的59.64%)所致自杀性中毒(占同龄组总病例数的43.67%)为主;36-60岁与>61岁组以化学类、动物类与其它类毒物(各占同类毒物各种中毒原因合计病例数的86.24%、72.66%、48.71%)所致意外性中毒(各占同龄组总病例数的40.80%、40.62%)为主。
结论3:中毒地点与途径以家里与经口中毒为多
发生在家里的中毒,占各中毒地点总病例数的79.53%,并且农村与城镇均相似(各占同类总病例数的80.64%、78.07%);群发与散发中毒的主要地点也均相同(各占51.48%%、82.93%)。中毒途径以经口中毒占各中毒途径总病例数的70.92%。
结论4:广西急性中毒的主要原因为意外与自杀性中毒
据各种中毒原因的病例数比较,以意外原因中毒居第一位(占各种中毒原因总病例数的39.62%)自杀性中毒居第二位(占31.97%)。
结论5:以无意识性中毒高于有意识性中毒
将6类中毒原因按其中毒者的意识分为无意识性与有意识性2类,以无意识性(意外与误食2种原因)中毒人数占各种中毒原因总病例数的61.59%,明显高于有意识性(自杀、医疗、职业)中毒(占37.31%)。
结论6:城乡间意外中毒人群与毒物不相同
在农村的各种中毒原因间比较,意外原因中毒居第二位(占农村总病例数的31.34%)。据此,进一步分析农村意外原因的中毒人群与毒物,以农药类毒物(占农村各类毒物总病例数的40.21%)所致男性(占农村性别总病例数的55.19%)、36-60岁人群(占农村各年龄总病例数的42.21%)与务农者(占农村各工种总病例数的72.81%)的意外中毒为主。
在城镇的各种中毒原因间比较,以意外原因中毒居第一位(占城镇各种原因总病例数的51.58%)。据此,进一步分析城镇意外原因的中毒人群与毒物,以化学类毒物(占城镇各类毒物总病例数的56.56%)所致女性(占城镇性别总病例数的54.65%)、20-35岁人群(占城镇各年龄总病例数的38.11%)、务工者(占城镇各工种总病例数的35.15%)意外性中毒为主。
结论7:城乡间自杀性中毒存在一定差别
据各种中毒原因间的中毒病例数比较,自杀性中毒居第二位(占各种中毒原因总病例数的31.97%);据城乡自杀性中毒的男女比较,女性占67.55%。
据农村各种中毒原因的病例数比较,自杀性中毒居第一位(占各种原因总病例数的39.07%)。据此,进一步分析农村自杀性中毒人群构成与毒物,表明以农药类毒物(占农村各类毒物中毒总病例数的85.36%)所致女性(占农村男女自杀中毒总病例数的65.86%)、20-60岁(占农村各年龄总病例数的81.19%)人群以主。
据城镇各种中毒原因的病例数比较,自杀性中毒居第三位(占各种原因总病例数的19.29%)。据此,进一步分析城镇自杀性中毒人群构成与毒物,以医药类毒物(占城镇各类毒物中毒总病例数的49.20%)所致女性(占城镇男女自杀中毒总病例数的73.12%)、20-60岁(占城镇各年龄总病例数的83.83%)人群的自杀性中毒为主。
结论8:农药类毒物为农村意外与自杀性中毒的主要毒物
农药类毒物在广西总体毒物构成中居第二位(占27.82%),在总体毒物发病构成中居第一位(占42.42%);在不同性别与年龄中毒人群的毒物构成中均居首位(占42.42%);为农村各种毒物中毒(占60.94%)、农村意外(占40.21%)与自杀(占85.36%)原因中毒的主要毒物。
结论9:医药类毒物为城镇自杀性中毒的主要毒物
医药类毒物在总体毒物构成中居第一位(占40.78%),在总体毒物发病构成中居第三位(占14.86%);为城镇自杀中毒(占49.20%)的首要毒物。
结论10:化学类毒物为城镇意外性中毒的主要毒物
化学类毒物在总体毒物构成中居第三位(占11.47%),在总体毒物发病构成中居第二位(17.72%);为城镇意外中毒的主要毒物(占56.56%或86.24%)。
结论11:在毒物体系(总体毒物)中具有主要中毒发病毒物种类
分析发现以年年发生中毒病例(5年中毒组)与中毒呈正递增状态的50种毒物:如有机磷、乐果、甲胺磷、敌敌畏、酒精、食物、CO、安定、野菌、蜂等为主要中毒发病毒物,这些毒物占总毒物数的9.40%,其中毒病例数占总病例数的63.46%。
结论12:毒物体系(总体毒物)构成具有5种方式
这些构成方式包括:(1)分类构成:分析结果表明广西毒物体系(532种)由6大类构成,其中医药类占40.78%。(2)中毒时间构成:分析结果显示广西毒物体系由1、2、3、4、5年中毒组的毒物组成,其中1年中毒组的毒物数占60.15%。(3)中毒方式构成:分析结果表明广西毒物体系的中毒表现,由“单年性、间断性、常年性”3类毒物组成(各占60.15%、29.70%、10.15%),三类构成比基本接近6:3:1。(4)城乡分布构成:分析结果显示广西毒物体系中,有31.95%的毒物仅在城镇发生中毒,有36.47%的毒物仅在农村发生中毒,有31.58%的毒物在城乡均可发生中毒。(5)中毒发病构成:分析结果表明广西毒物体系可分成“低、中、高发病毒物”3种类型(各占86.84%、11.09%、2.07%)。
结论13:毒物的中毒表现具有4种动态变化方式
通过毒物的中毒时间分组与各年递增率分析,表明广西的532种毒物呈现4种方式:60.15%为中毒发病无变化毒物,5.83%为中毒发病负递增毒物,14.66%为中毒发病零递增毒物,19.36%为中毒发病正递增毒物。
结论14:毒物的中毒变化具有一个动态演变过程
通过对各类毒物的中毒表现方式分析,发现每年出现的新毒物(单年中毒毒物占60.15%),需经过一个中间过程(间断中毒毒物,占29.70%)的演变(淘汰与适应),才能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生产中的必需品(常年中毒毒物,占10.15%)。
结论15:毒物中毒具有一定的动态变化速度
据各类毒物5年年均递增率分析,其动态变化速度在10.67%~19.80%之间,各类合计每年以12.15%的速度在递增。
结论16:广西急性中毒的增长速度快
(1)中毒发病增长速度:不同性别与年龄的中毒发病年均递增率在11.67%~14.02%,平均为12.14%。(2)毒物增长速度:各类毒物的年均递增率在10.67%~19.80%之间,平均为12.15%。
结论17:农村中毒发病高于城镇
广西农村的中毒发病数(占63.10%)是城镇(占36.90%)的1.71倍。
结论18:散发性中毒高于群发性
广西散发性中毒(占89.33%)高于群发性中毒(占10.67%)的8.38倍;并且城乡均以散发性中毒病例数(1905/2285=86.37%,3442 /370 = 93.00%)高于群发性(380/2285=16.63%,259/3701=7.00%)。
结论19:城乡主要中毒原因有差别
农村中毒原因分析,显示以自杀性中毒病例数(占各种原因总病例数的39.07%)最多,其次为意外性中毒(占31.34%);城镇中毒原因分析,显示以意外性中毒病例数(占51.58%)最多,其次为误食性中毒(占21.04%)。
结论20:各年龄中毒人群的中毒方式有差别
分析发现<25岁中毒人群以群发性中毒(占62.40%)为主,>26岁的中毒人群以散发性中毒(占67.91%)为主。
结论21:城乡主要中毒毒物不相同
农村以农药类毒物中毒(占60.94%)为主,城镇以化学类毒物中毒(占33.19%)为主。
结论22:农村中毒救治条件缺乏
农村中毒发病数(占63.08%)高于城镇(占36.92%)的1.71倍,农村死亡(3.37%)是城镇(1.21%)的4.77倍,而能开展中毒救治的乡镇医院数仅占调查乡镇总数的25.49%。
结论23:全区各地对中毒现场处置率低
全区各地对急性中毒病例现场处置的病例数,仅占总病例的17.49%,可能与人们掌握的方法缺乏有关。
结论24:目前农村中毒病例的救治以县级医院为主
按平均每个医院救治病例数分析,县级医院占55.57%,市级医院占35.15%,乡级医院仅占9.28%。救治中毒程度:乡级医院以救治轻度中毒为主(占61.88%),市、县级医院以救治中、重度病例(各占60.10%、55.45%)为主。
结论25:市县乡级救治中毒的方法落后
分析结果显示:(1)市、县、乡医院目前救治中毒主要方法是:清除体内毒物、用解毒药救治、采用对症处理3类。(2)救治中毒的先进方法“血液净化处理”在全区各地的应用很少,县级以下医疗单位几乎未开展,市级医院的使用病例数还不到10%,全区的引用率仅占总病例数的6.12%。(3)除了血液净化处理之外,其他方法在乡级医院均可开展。
结论26:市县乡救治中毒效果不相同
县级医院的治愈率最高(97.07%),后遗症与死亡最低(0.58%、2.36%);乡级医院的治愈与后遗症居第二(各占86.93%、7.29%),死亡最高(5.78%);市级医院救治中毒治愈率最低(82.82%),后遗症最高(14.75%),死亡居第二位(2.43%)。

地理位置

医院地址:南宁市柳沙路2号 电话/传真:0771-5317834 医院邮箱:gxioh@163.com
关闭